科学传播

最新信息

科学传播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科学传播 >

兰州科考队员在南极 戴着防毒面罩钻冰芯创纪录

时间:  2016-03-01 10:12  点击:  
  虽然科考工作很苦,但是南极独特的景色也让李传金深深着迷,他通过通讯软件告诉记者,在南极内陆行进,时常可以看到非常美丽的风景。除了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原在日照下反射出熠熠的光辉,晚霞映照下的云彩也会变化着各种色彩。
 
  在昆仑站钻取350米冰芯
 
  日前,随队出征南极的中科院寒旱所副研究员李传金,向本报发来他在南极参加科考的最新一段“极地传真”——在2015年12月8日至2016年2月26日这2个多月的时间里,包括李传金在内的我国第32次南极考察昆仑站队28位队员,完成了挺进内陆冰穹A(DomeA)和返回中山站的艰难行程,科考任务完结后他们日夜兼程,终于赶在羊年除夕(2月7日)回到中山站过年。据李传金介绍,在完成既定的各项科考任务后,科考队将于4月底回国。
 
  科考路上困难重重
 
  2015年12月13日,是李传金从中山站出发去昆仑站的前一天。他们经过5天的冰盖生活,每个人都被太阳在脸上留下了印记。这一段时间所有的科考队员一直没有洗澡,所以他们回到中山站第一件事就是抓紧时间洗了个热水澡。很多内陆队的队员都剃了光头,这是内陆的标准发型,内陆两个多月的生活,头发长了不容易清洗和打理,索性一下剃光,既舒服又解决了清洗的麻烦。
 
  此次,李传金所在的队伍28名队员乘坐9辆雪地车远赴昆仑站,其中四辆PB车,五辆卡特车。和上次一样,这次他仍然被安排了做卡特车的驾驶员,和极地中心的一名机械师共同驾驶1号卡特车。出发当日,每位队员都换上了内陆队标配的红色连体服,由于内陆队全是清一色的老爷们,考察队还动员了雪龙船上所有的女性同胞来给他们送行。
 
  第一天李传金所在的科考队行进了40公里,并在扎营后,开始了本次内陆队第一次冰川学采样。冰川学采样工作由李传金和另外三个队友执行。他们兵分三路,各自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样品采集不到一半,地吹雪开始了,刚开始是细细的积雪冰晶吹到雪坑里,但对采样并没有形成多大的影响。但到后来,采样受到了地吹雪的很大干扰,再到后来根本就看不见采样的雪面了,眼镜根本就没办法用了,糊了一层,用手擦去后很快又铺满了,非常痛苦。李传金最后几个样品几乎是眯着眼睛摸索着完成的。随后几天路变得越来越难走,天气也越来越恶劣,路上他们的车辆也很不“给力”的出了几次问题,有一次,他们刚出发约1个小时,一辆PB车就机油管破裂,只能停车更换管线。在零下近30度的低温天气下,伴着不小的风速,机械师要钻到车底下去更换油路管线,衣服脏了都不是什么大问题,在这种环境里,手一会就被冻僵了,而且螺丝比较小,所以不能戴厚手套作业,所以困难可想而知。
 
  经过半个月的行进,李传金所在的内陆队终于到达了昆仑站,他们在接下来的20多天内,在这里展开了多方面的工作,包括冰芯钻探、天文、冰川测绘等。
 
  2016年1月1日,科考队在昆仑站正式开始科研工作的第一天,当天早上,李传金和科考队员先去了“昆仑广场”举行了升国旗仪式。大家面对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,高唱国歌,为祖国送上科考队员深深地敬意与祝福。升国旗仪式结束后,大家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深冰芯钻取小组、天文组、宝钢昆仑站建设组等各司其职,李传金属于冰芯钻探组。经过20多天的忙碌,科考队在昆仑站的科考工作一切都比较顺利,基本完成了既定的目标。
 
  1月20日,是科考队在昆仑站度过的最后一天,第二天将开始返回。李传金回顾在昆仑站度过的20多天,收获不小。在这20多天里,他装了自动气象站,安装了臭氧监测仪器,挖了雪坑,采了雪样,钻取了浅芯,获得了29次队DomeA浅芯的所有权,挖了雪坑,采了雪样,采集了每天一次的表层雪(霜花),进行了24小时的表层雪采样;参与的冰芯房深冰芯钻取获得了较大成功,钻取了350米的冰芯,是中国南极深冰芯钻取单季钻取深度最长的纪录。
 
  在从昆仑站回到中山站的路上,李传金还继续着他的冰川学采样工作,每2公里测量一次花杆高度;每十公里采集一次表层雪样品,共两组,每隔四十公里采集一次重金属样品;800公里处挖取雪坑一个;75公里钻取100米冰芯一支。
 
  李传金告诉记者,在南极进行科考工作,除了低温,缺氧也是一项巨大的考验。昆仑站海拔4000多米,但由于此处位于南极内陆腹地,没有一点植被,空气中的氧气含量相当于国内海拔5000多米。人在这种环境里,很容易疲劳,走路时间一长也会气喘吁吁,更不用说干一些重体力活了。李传金工作的冰芯房里一些工作却恰恰是很重的体力活,例如搬动冰芯钻筒、向外拉冰屑导管、甩干冰屑等,一趟下来让人气喘吁吁的。而且这些工作都是在佩戴着防毒面罩的情况下完成的,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
 
  邀友邻过“国际新年”
 
  1月21日,李传金所在的内陆队,踏上了返回中山站的路途,这一路天气越来越坏,尤其是1月30日的天气非常糟糕,应该算是科考队此次南极考察来天气最坏的一天。强烈的地吹雪使得出门都变得异常困难。大风卷起的积雪迷住了眼睛,很难辨别方向。仅仅一个上午,雪橇边上就堆起了很高的雪坎。能见度变得非常低,仅仅几十米之遥的泰山站已经看不见了。之后几天都是典型的白化天。在这种天气里,天气阴沉,大风裹挟着积雪漫天飞舞,分不清方向,甚至不辨上下,混沌的一团。因此,这个时候行车往往是比较危险的,能见度很低,看不清前面的路况,只能根据GPS导航进行行进。而坐在后车箱里的科考队员,可就算遭罪了,因为司机看不清路况,车子颠簸的非常厉害,本来卡特车没有拖拽任何雪橇,就已经很颠了,再加上糟糕的天气和路况,颠簸的幅度和频率又增加了一个档次。很多时候整个人处于连续颠起的状态,起起伏伏,队员们笑称这是在被炒豆子。
 
  2月7日是除夕,内陆队经过数天的艰苦行军,终于在当天下午回了中山站。到站的第一件事,当然是好好地洗一个热水澡。浴室里热气氤氲,人声鼎沸,科考队员们尽情享受着两个月来第一次痛快的热水淋浴。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享受热水浴的亲吻,大家对此等厚遇纷纷喊出了痛快的吼声。洗澡、洗衣完毕后,科考队员们就开始准备向食堂进发,准备接下来的重头戏——吃年夜饭,看春晚!中山站给所有人准备了非常丰富的年夜饭,各种炒青菜、海鲜等,满足了每个人在内陆梦寐以求的食物需求。春晚高潮迭起的节目,也让科考队员过足了精神娱乐的瘾。虽然此起彼伏的祝酒吆喝不时打断了人们看春晚的视线,但现场的热烈气氛并没有因此而有一点点减少。大家相互敬酒祝福,表达新年的祝福。
 
  第二天一早,李传金就被老婆和女儿的拜年电话声音给吵醒了。熊猫(李传金女儿小名)第一次用稚嫩的声音给他拜年,还叮嘱他注意身体,让他非常感动,有人牵挂的感觉真好。当天下午,中山站特地举办了一场热闹的春节晚会,来庆祝新年的到来。科考队员们临时编排了各种有意思的节目。大家尽情的享受着新年欢聚带来的愉悦,此起彼伏的笑声时时响起。晚宴也是格外的丰富,科考队员们专门请来了中山站的邻居——俄罗斯的进步站和印度站的同僚,他们乘坐雪地车或直升机也远远的赶来,和中国科考队共同庆祝中国的新年。传递着友谊,品尝着美食,大家将中国的传统佳节办成了国际共同欢庆的节日。
 
记者孙理
文章来源:兰州新闻网

© 版权为冰冻圈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所有 2005 版权为冰冻圈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所有 2005 备案序号:陇ICP备05000491号-9

办公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东岗西路320号 电话:(86)0931-4967351

Copyright 2009-2010 SKLCS, All Rights Reserved